马伯骞生日朋友出镜连线信回应《天赐的声音》言论

5月20日马伯骞过生日,闪光的乐队“爆suai”组合成员唐汉霄、王靖雯一起连线。三个人正在讨论做一首歌,苏见信突然来电,加入连线。

信说正在床上追剧,《尚食》和《华灯初上》。马伯骞在拍戏,信问可以说剧名吗,马伯骞说制片老师专门过来叮嘱不可以说剧名。马伯骞说连线前觉得有好多计划,连线后不知道要干嘛。所以问信在干嘛,然后说有看信参加的

信说自从《闪光的乐队》以后,大家都变得很努力,马伯骞说自己也很努力,都快放弃音乐的人现在开始做demo

从几人的聊天中可以明显看出《闪光的乐队》这个节目作为社交综艺是成功的,音乐人之间的互动感觉熟悉又亲切。另外除了交到朋友,带来的影响也比较正面,像马伯骞说的“自己都快放弃音乐的人都开始做demo了”、信说的“《闪光的乐队之后》大家都更努力了。

或许看了这种对比,才明白两个节目带来的不同感受,才更容易理解信在《天赐的声音》上的言论。

《天赐的声音》第一期,信和网红歌手唐艺合作《光的方向》,因演出结束时站在唐艺背后比出剪刀手手势,在点评环节时遭到声音鉴赏团成员炮轰。流水纪说信和唐艺的演出“确实是一场折磨”,批评说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吓得周深都赶紧坐正。郝雷也说“有些东西不得体”。接下来在选择环节唐艺与海泉合作,张韶涵与信合作。第二个表演环节信和张韶涵演出《孤勇者》,两个人的高音和音让现场非常炸裂。金曲被康姆士周深拿到。

《天赐的声音》第二期,信与康姆士合作了《 玫瑰窃贼》,很少见到信娓娓道来的唱歌,信展示了另一面,觉得两个人合作下来还挺好听。演唱完毕后信主动提到自己的唱腔有改变、慢慢的、温柔的。周深也马上接话说感受到了“信哥的温柔的一面”。信解释想通过这首歌看到不一样的我。本来是以这样温柔的方式开始,以为接下来会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按部就班进行,谁知信话锋一转让人大跌眼镜。

访谈环节,康姆士说选择这首歌可能比较小众,翻唱这首歌就是希望推广一些小众但有趣的作品。对于自己是一个挑战,因为从组乐队开始就是第一首歌就是在做原创。信接着说:这个问题我在很多访问都在讲,

所以我就提出我的想法,像第一期我们在讨论这些网络上的歌,乐坛没有什么进步,那所有的电视台都在做翻唱的歌,你要叫我们 怎么进步。唯一会进步的就是编曲,只有编曲在进步,只有唱功在进步。看得台上的胡彦斌和海泉尴尬不已,都不知道要做什么表情了。“音乐,我们的原创在哪里,大家都这么有能力的人,大家都带头在那边,我去到任何一个节目都在改编。改编改编改编,都在做这样的事情,你还怪别人在抄别人的,在做速成的事情,不就大家都在做这样的事情吗”。信的感慨来得猝不及防,台上的嘉宾已经面面相觑了。接下来就是GAI先打圆场,说节目把不同圈层的音乐人聚到一起把音乐发扬光大,想办法让音乐振兴。结果信还在纠结怎样给翻唱的节目一个意义。郝雷说起码还在玩音乐,《天赐的声音》不只是翻唱、而是把想法投入实践。信表示希望电视台给在做改编的同时给原创音乐一部分机会。

信表示一直做这样的事真的好累,不是唱歌这件事情累,累是觉得也许从今天以后就不唱了。

周深也从翻唱让更多人关注音乐、做音综很不容易的角度说出自己的看法。接下来在选择合作环节,信直接放弃,这是意料之中的。

坦白讲这段放出来还是挺意外的,不明白信是怎样的情况去讲这些话,毕竟这已经涉及到整个节目的质疑。他的出发点没有错,希望给原创音乐机会,目的在于有能力的人一起推动华语乐坛的进步。不过在这样的场合下去谈这些是非常尴尬的,如果私下聊天谈这个话题可能更多人也会说出自己的看法,而不是想办法打圆场,因为如果这个节目都没意义了大家在这里干嘛?而且是拿了报酬录节目的,说白了是赚钱的,音乐在这里是一个手段罢了。音乐节目是靠赞助的,这时候节目首先考虑的收视率、好看,音乐责任不是首要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