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曲《赛马》:两根弦上的万马奔腾

在近代诸多优秀的二胡作品中,《赛马》是颇有代表性或者说是传播最广泛的曲目。自该作品问世以来,一直是二胡演奏者的必学曲目,也是演奏家们在音乐会上的保留曲目,几十年来久盛不衰。

《赛马》二胡独奏曲是由湖北艺术学院(武汉音乐学院前身)青年教师黄海怀于1959年至1961年间创作并演奏昭示于众。经过反复演奏实践多次修改完善,1962年被入选代表湖北省参加“羊城花会”,首获成功,得到全国音乐界重视并被大众喜爱,黄海怀也从此展露头角。

1963年,黄海怀再次代表湖北省参加了第四届“上海之春”全国二胡比赛。他所演奏的《赛马》,不仅获得评审们的一致看好,得到良好评价,还荣获了演奏三等奖和优秀新作品奖。在同时进行的比赛中,黄海怀改编的二胡独奏曲《江河水》由他的学生吴素华演奏参赛,也大获成功。

此后,这两首作品分别被灌制为密纹唱片——在当年,标志了新中国音乐作品最高成就的作品,才能获得灌制唱片的待遇。次年,《二胡曲十首——第四届“上海之春”全国二胡比赛新作品选集》(上海文化出版社)的出版,使这首早已名声大振的二胡曲的曲谱迅速风靡全国,曲谱与唱片更是在全国各地的新华书店供不应求。

年轻气盛的黄海怀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教学、创作、演奏,还热心于编写二胡教材,虚心向二胡演奏家与前辈求教。这位青春茂盛、才华横溢、前程无量的音乐家,由于“文革”的爆发,艺术理想被打断,首当其冲成为“革命专政对象”,被批判为“走白专道路”而在劫难逃。在遭受惨无人道的摧残后,含冤九泉,于1967年2月离世,年仅32岁。

尽管在“文革”期间,除了《东方红》《国际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大海航行靠舵手》以外的音乐遭到全面封禁,尤其是“反动分子”的作品更要封杀,但这首《赛马》却不胫而走。它不是通过电台、电视台的播放,而是通过群众汇演及各种演出活动中经常演奏,而获得传播,还被人们理解为“革命乐曲”的红色经典。《赛马》能够在高度管控的文艺环境下依然被奏响,一方面可能因为作者自身名气不大,不足以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音乐的艺术性、感染力获得了广大群众的肯定(同样以此方式在民间流传的佳作还有小提琴曲《新疆之春》)。

《赛马》的主题动机取材于蒙古族民歌《红彩妹妹》《红旗歌》等作品,整部作品形象生动地描绘了内蒙古传统节日“那达慕”盛会上的火热场景:牧民们以赛马欢庆节日,驱马驰骋于广阔草原,一时间你追我赶、万马奔腾。内蒙古民歌《红彩妹妹》的原本旋律仅有8小节,是一首爱情小歌,在内蒙地区广泛流传,在汉族地区也是脍炙人口。

在那个革命唯一的年代,爱情歌曲属于禁区。虽然黄海怀本人曾极力回避这首歌曲,声称《赛马》的旋律主要是取材于《红旗歌》,后来诸多讲述《赛马》的音乐文学也均以此为准,但实际上,《红旗歌》原本也是一首流传千百年的民歌,经过后填新词、重新命名,原版曲调和歌词内容已无从考证。新中国成立后,这一民歌又被吉林省词作家再填新词,重新命名为《草原到北京》,其流传之广,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上一版填词的《红旗歌》。

《赛马》的主部主题取材于《红彩妹妹》,演奏伊始即呈示了“那达慕”盛会上千百匹骏马奔腾的壮观情景,两根琴弦在琴弓令人眼花缭乱的飞舞下,奏出马群迅猛驰骋、超轶绝尘的音响效果,衬以人们狂呼欢悦的场面。接下来引出《红旗歌》整段旋律,不停地“加花”,借鉴并充分发挥了马头琴的演奏技巧和乐器特性,对歌曲的简单旋律进行丰富地加工,使之更加适合器乐表现力。这里的“加花”手法,是对汉族音乐与蒙古族音乐的巧妙融合,将两种不同个性风格的音乐语言融会贯通、别具一格——整首乐曲既有高昂激烈的情绪,又有载歌载舞的抒情性歌唱。

乐曲采用民族五声调式,以单一主题变奏为基础,生成为单三部曲式;大幅度运用模进、递进、跳进、“加花”等中国音乐常用手法,更独创性地在一个乐段运用拨弦技术渲染气氛,令人叹为观止。在此之前,所有二胡曲的创作都未曾如此重视拨弦的运用。

二胡曲《赛马》的独出心裁之处和成功之处,不仅在于其通俗性、流行性,更在于恰当地运用了特殊的演奏技术,超越了人们平时对二胡的固有传统印象——原来二胡也可以这样色彩明快、节奏强烈、跌宕起伏,可以展现如此积极向上、粗犷奔放、一泻千里的豪迈风格,音乐形象也可以如此出神入化……《赛马》的出现使二胡音乐技术运用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除了运用了喷弓、颤指音、顿弓、连顿弓及拨弦等,还吸收了小提琴的运弓技术,惟妙惟肖地描绘出马蹄铮铮、尘土飞扬、快马嘶鸣、鼓乐震天的场景,还有在天际回响的蒙古族长短调,绕梁不绝。

就演奏技术方面而论,黄海怀在“上海之春”获得三等奖的名次,说明他的演奏技术并非无可挑剔,这首作品之所以获得优秀作品奖,乃是贵在出新。而且,在浩瀚的二胡作品中,其艺术性也不属于扛鼎之作,却以篇幅短小、情绪热烈、通俗易懂,非常适合面向普罗大众音乐会演出。可以说,这首作品对后来的二胡及民乐创作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产生了不少对其比较成功的借鉴、吸收和超越之作,包括二胡经典乐曲《战马奔腾》、现代京剧幕间曲《打虎上山》等。

如今我们欣赏到的《赛马》是经过很多二胡演奏家与作曲家们不断修改演绎达到完善的版本。这首作品几十年来被人们喜闻乐见,曾改编为二胡齐奏、民乐合奏、管弦乐等多种表演形式,在海内外广泛流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