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水上运动联合会: 努力推广皮划艇运动

夏天到了,打卡乌海湖,只是漫步景观道,坐快艇是不够的,划皮划艇,泛舟湖上,是另一种别样体验。说到皮划艇,就不能不提把这项运动引进我市的市水上运动联合会。自成立以来,该协会一直为皮划艇的推广及普及不遗余力,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在欧美国家,皮划艇算是一项比较成熟的运动,已经有百余年的历史。但在我国,皮划艇项目起步较晚,南方好一些,有几十年的时间,在北方,该项目的兴起还是近几年的事情。对于我市来说,起步更晚。”市水上运动联合会会长石林说。

石林是一名户外运动达人。多年来,他攀登雪山、下海潜水、徒步穿越……一直在玩儿着“勇敢者的游戏”。那一年,石林在贵州玩漂流时结识了让中国江河漂流走向世界的标志性人物之一的张继跃后,对漂流和皮划艇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甚至在心中萌发了在家乡乌海开展皮划艇项目的想法。

对于这样的想法,有人不解,认为唐突,且不切实际。事实则不然,石林完全有充足的理由支持自己的想法。“从项目本身来说,皮划艇入门简单、安全方便,集运动竞赛、娱乐健身于一体,适合加入全民健身的阵营。”石林说,“另外,皮划艇对场地的要求很高。幸运的是,我们有乌海湖。”“张继跃、杜清杰、潘东阳等业内顶尖人士受邀先后来到乌海考察皮划艇场地时,一致认为,乌海湖有发展皮划艇运动得天独厚的条件。”石林补充说。

专业人士的认可给石林吃了一颗“定心丸”,令其有了行动起来的勇气。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划,2019年4月,市水上运动联合会正式成立。“我们有5个会员单位和80余名会员,五六十条皮划艇,多名会员具有水上运动专业资质,有多人多次参加过全国各地组织的水上活动,多人多次参加过乌海黄河全段漂流,像曹万方,有过黄河漂流26天的记录。此外,我们这群人均为清一色户外运动爱好者,爱生活,喜欢冒险与挑战。”石林说。

曾3次徒步穿越乌兰布和沙漠,同时也是市水上运动联合会副会长的赵玉军告诉记者,协会开张“三把火”,这“第一把火”就是让市民和皮划艇零距离接触。为此,他们在位于虹桥湖畔的皮划艇基地举办了为期3天的市民免费体验活动。“每天有300多人上艇下水,有年至八旬的老者,也有3岁的幼儿,大家尽情享受着亲水之乐,也对皮划艇有了初步了解。”赵玉军说,协会的“第二把火”是2019年5月举办的社会体育指导员培训班。培训班特邀潘东阳主讲,为我市培训了20名皮划艇二级社会体育指导员,并颁发了证书。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市水上运动联合会计划中的一系列赛事以及推广活动被迫搁浅。今年,沉寂一年有余的皮划艇运动终于舞桨起航了。4月17日,“热爱母亲河两岸看乌海”黄河漂流活动如约举行。这是市水上运动联合会的“第三把火”。

黄河漂流活动吸引了来自我市、包头、银川的30多名“漂友”参加。从海南区西行客栈开始到乌达区虹桥湖畔结束,全程31公里的漂流线路中,大家时而奋力前行展开“追逐赛”,时而悠闲随性地观赏两岸风光。

谈及本次活动的意义,石林表示:“划着皮划艇游黄河,喜看家乡新变化,是一项公益之举,一种创新,也会对推广水上运动和助力乌海的文旅融合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实际上,成立以来,市水上运动联合会的公益脚步从未停歇。这个团队曾多次组织成员在黄河两岸及水上捡拾垃圾,开展爱鸟志愿活动,致力于黄河乌海段的生态环境保护。

如今,市水上运动联合会又将踏上新的“征程”。协会副会长吴晔妮告诉记者:“我们打算在虹桥湖畔的皮划艇基地打造暑期皮划艇夏令营,期待更多的孩子从玩儿中掌握水上安全知识与皮划艇相关技能。”

“未来,我们的思路是,一方面结合‘驼盐古道’户外运动品牌,整合乌海周边的沙漠、草原等旅游资源,加之皮划艇项目,全力推出‘全域旅游’。我们已进行了尝试,效果很不错。诸如来自云南、湖南、广东等地的游客都对此非常满意,一名来自海南省的导游,连续5次带团来乌海。另一方面,如果条件具备,我们还准备多开设一些水上运动项目,比如桨板、帆船、龙舟等。”石林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